杨家埠木版年画

毛边线拷贝成线稿,翻贴于梨木板上,进行雕刻,艺人多数集朽稿刻版于一身,所以刻版的过程要进行再创作,要求刀头具眼,指节灵通,以完善稿样的不足,雕版采用“反正刀,开心法”,即先用主刀沿线稿稍外倾刻一刀后,再从相反方向离原刻刀口不远处再顺刻一刀,然后用立刀跟部一角剔出刀口,因此称为反正刀;“开心法”是指从内向外,先重点后一般,人物先头脸后手足,再身躯,刻头脸又是先刻眼、眉、鼻、口,再刻发须与轮廓。为求画版耐用,还要裁线,用窄而短的小平刀沿主刀刻好的线条,垂直向下顺打一遍,一般深两三毫米,然后剔空打版,先用挖刀剔除大的空间,再用大小不等的平刀打平,并剔除细小部位。线版刻成后,印刷数张,对照色稿分刻不同的色版。

刻版用的木料,原先是用野生棠梨木,后来多用梨木。原木要经枢泡浸透后晾干,由木匠拼接推平成待用的还板,叫作“聚缝”,刻版用的工具有刻刀、立刀、挖刀、打刀、圆刀,另有锯、刨、铲、刷等。印画的工具有案子,起先是坐印用的案子,后改为站着印的大案子,另有把子、搪子、至拈子、支子、夹子、色盆、裁刀、底版、杠子等。

杨家掉木版年画是由农民创造的又为农民服务的绘画艺术,在几百年的发展过程中,艺人在不断满足人们审美需求的同时,积累了许多美的法则,他们擅长用吉祥的内容、饱满的构图、单纯的线条、鲜明的色彩,刻印出热闹愉快的画面,他们的画经朴实生动:“画画无正经,好看就中”;“远看色彩,近看戏。画中要有戏,百看才不腻”,因为追求的是“意”,是“情”,是“美”。又如人物造型的口诀是:“年画待要好,头大身子小,不要一只眼,七分八分才凑巧;眉眼清楚,头脸俊俏;身架四称,颜色花哨。”为了表现不同人物的性格,他们很注重人物脸型的刻画,如“男子汉,四方脸;姑娘媳妇,瓜子脸;胖娃娃,大圆脸;戏出人物,化妆脸”。眼睛的细部特征则是:“青壮年,蚂蚱眼;胖娃娃,杏核眼;姑娘媳妇,含情眼;老人要画丹凤眼。”杨家掉木版年画有着严格的造型法则、鲜明的地方特色和极高的美学价值。

年画是一种视觉艺术,通过人们的眼睛去感知和欣赏。杨家掉木版年画还把不同的内容配上诗歌,民间美术与民间文学巧妙结合,内容形式完美统一,既能看,又能说能唱,这是杨家埠木版年画的又一重要特征。如表现过年的《过新年》,上首题有:“腊月里,制搬(置办)年,好画子,揭几联,请门神,买对联,丹红纱绿捎个全,天地下,摆香案,百般神灵都来过大年。”要人们将过年的风俗按固定模式传承,又是一首极妙的推销年画的广告诗。《蚕姑》的配画诗写道“墙下树叶多茂盛,采来喂蚕真可夸,人食桑葚甜如蜜,蚕食桑叶吐黄纱,二姑看蚕多勤谨,蚕盛户户第一家。”教育人们勤谨是一种美德。由于琅琅上口易记易懂,坐在暖烘烘的炕头上看画、诵诗,多么惬意。炕头画多半采用这种形式,多方位地丰富着人们的精神生活。

项目申报地区:潍坊市寒亭区

项目保护单位:潍坊市寒亭区文化馆

项目代表性传承人:杨洛书(国家级)杨明智(省级)杨海军、杨福源、杨乃东、杨付涛、杨志滨、尹国栋(市级)